近年,貧富差距加速拉大,幾乎已是台灣一般民眾的「共識」。然而政府官員卻似乎普遍「無感」。不只各部會努力宣傳「台灣貧富差距在國際上不算嚴重」;總統馬英九甚至曾將「成功縮小貧富差距」,列為自己的重要執政成績。

為何政府和民眾,對貧富差距的看法毫無交集?官方統計數字與現實情況脫節,是關鍵原因。

政府衡量國內貧富差距的標準,是主計總處的「家庭收支調查」。根據此一數據,台灣自2000年之後,不論是五等分法或十等分法,最高所得和最低所得群組間的收入差異,都日趨平緩。

但包括文化大學社福系副教授洪明皇、國發會副主委陳建良在內,多位研究所得分配的專家都認為,家庭收支調查採用抽樣方式,容易因高所得受訪戶拒訪而調查失真。國際目前的趨勢,已改用相對更具公信力的稅賦資料進行研究。

1%富人 坐擁全台14%所得

若按照稅賦資料統計貧富差距,台灣所得前5%家庭,收入佔全體比重比官方數據高出1倍。台灣的財富,更快速向金字塔頂端的1%富人集中。

根據洪明皇追蹤30多年來台灣所有家戶稅務資料的研究,台灣應稅所得前1%的5.6萬戶富人,本世紀平均年所得僅在2001、2002年的網路泡沫和2009年金融海嘯時出現衰退,其餘時間均持續上升。截至2011年底為止,平均應稅所得已超過1000萬。反觀其餘99%的家戶所得,成長極其緩慢,至今尚未超過80萬大關。

這金字塔頂層1%的富裕家庭,2011年年所得更佔全台總所得約1成4。台灣所得分配集中頂層富豪的狀況,更可說「傲視」國際。

富豪躺著賺 平民難翻身

眾所皆知,台灣前1%的富豪面貌,除了知名上市公司大股東外,很大一部份,來自坐擁大片土地的地主家族,和靠房地產、股市致富的投資大戶。

若要一探養地致富的富豪面貌,曾名列《Forbes》台灣富豪榜首位的宏泰集團掌
門人林堉璘,最具代表性。

以台北信義計劃區為例,重劃前仍是一片苗圃、稻田與聯勤兵工廠。民國69年,市府正式公布重劃計劃,但除公家機關外,幾乎沒人敢貿然進場。但林堉璘這位「老先覺」卻慧眼獨具。就在大家駐足觀望之際,他已在公告前後陸續就買下區內近萬坪土地。 

宏大不動產估價師事務所董事長卓輝華估計,當時林堉璘的購入價格,一坪不過台幣7萬元到12萬元不等。但如今,單以佔地2600餘坪的威秀影城土地為例,市價已經漲到約每坪650萬,總值169億。

換言之,24年間,林堉璘幾乎不用做任何事情,就賺到了整整68倍的財富。

財富世襲 激化貧富差距

1%的富者愈富,財富、所得日趨集中,其實全球多數國家皆然。法國巴黎經濟學院教授皮克提(Thomas Piketty)去年出版的著作「二十一世紀資本論」,就直指,近十年來,歐美為首的各國,面對金融海嘯、歐債危機時,選擇以大印鈔票、製造更多資本紓困為解方,破壞了資本主義在資產泡沫化後「重新洗牌」的自我調節機制,造成全球財富繼續往全球少數的資本家集中。不僅形成財富「世襲」,更拉高社會對立的風險。

如今,政府與其躲在官方統計數字後「自我催眠」,不如正視台灣所得過度集中的現實與警訊,徹底從土地為主的稅制改革開始,輔以完整的政策配套鼓勵產業創新、升級,提升員工薪資。改變,已刻不容緩。(完整報導,請見《天下雜誌》549期)